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时间:2018年08月20日 信息来源:定西新闻网 点击: 【字体:

他秉承先祖范仲淹“良医良相”之志,积30年时间,精研病机,精选良药,精心研创,科学配方,终于研发出了“仲淹血压宝”,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一举打破了“高血压是终身疾病”的神话,动摇了美国降压专利在全世界的霸主地位,为中医药争了光,为中国人争了气!

他,就是北宋名臣范仲淹的第30代孙、河南洛阳老中医范文谦!

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记国家专利“仲淹血压宝”的发明者范文谦先生

2018年7月21日,正逢酷暑季节。无论是古城西安,还是东距西安360多公里的河南洛阳,都处于高温的煎熬之中。车内的温度计显示,气温达到了摄氏41度。

但是,在洛阳一遇到已届耄耋之年,身着白色唐装、精神矍铄的范文谦先生,那种仙风道骨的气度,仿佛将暑热逼退了一大半,使人精神为之一爽!

言谈之间,虽然范先生的洛阳话和我们交流起来略显得不好懂,但老先生对于先祖范仲淹的崇敬,对于中医药的钟情、对于数十年精研血压病的执着,仍然在言辞之间,可以强烈地感受出来。

范文谦先生说,促使他下决心精研血压病的动力,是老母亲突然病逝给他的巨大打击……

母亲突然病逝的打击

1989628日上午10点,范文谦的儿子从家乡伊川赶到洛阳,说奶奶病重,让他赶紧回家。

范文谦赶紧赶到家中,一到家,就看见老娘躺在病床上,病口大张,呼吸急促,神志昏迷,不能言语……

见此情景,范文谦顿时成了泪人……

泪眼朦胧中,只见老娘极度艰难地抬起左手,招示窗外,像是招呼亲人快快到来。范文谦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地说:“娘啊,我回来啦!娘啊,我回来啦!”可是,直到临终,老娘也没能和他说上一句话!

母亲病危之时,曾经顽强地与病魔抗争着!范文谦记得,当时的情景是,大哥坐阵家中,指挥众兄弟各司其职,竭尽所能。下午3点多钟,三哥请来家乡名医,经过会诊,说是脑中风引起的脑血栓,让赶紧送到洛阳住院抢救,说当今治疗中风最好的药是消栓酶。病情紧急万分,侄儿的车开不动,邻人的车也开不动,家里人多话多,又怕老娘不能活着回家,只好紧急决定,让范文谦赶紧到洛阳买药,让五弟赶紧到县城买药!时间就是生命!第二天一大早,范文谦就赶到洛阳,一时买不到消栓酶,他只好先买了50盒维脑路通注射液,赶紧回家。用药后病情有所缓解,一家人稍有安慰。随后,五弟买回消栓酶,急忙使用,可惜的是,消栓酶也没有救了老娘的命!老娘就这样撒手而去!一家人娘呀、奶呀,叫个不停,一群泪人,哭喊成一团……母亲的病逝,实在太突然了,让儿女们悲痛万分!

安葬完母亲以后,范文谦痛定思痛,一直心潮难平,是高血压这个恶魔,残酷地夺走了母亲的生命!天底下不知还有多少这样慈祥的母亲,正在遭受着高血压病痛的折磨!于是,他暗暗发下誓言:一定要彻底攻克血压病这个顽固的堡垒,彻底歼灭这个万恶的病魔!

待心情平静下来,母亲从发病到去世前的一幕幕,就像电影中的情节一样,重新浮现在他的眼前。

1989626日(星期一),早晨近5点钟,范文谦特意回老家告别老娘,准备8点以前赶到洛阳上班。当时看到老娘疲惫的面容,他心痛了,想着老人家过热天是否太累了,就问老娘:“娘呀,您昨晚没睡好?还是这些天太劳累了?再和我到洛阳住一段时间,养养身体吧?”母亲稍加思索后便说:“等孩子们开学了我再去吧!”万万没有想到,这就是他和老娘的最后诀别!此后至今,范文谦一直非常后悔,后悔当时没有让老娘和他一起到洛阳!就算突发急危重病,也能够及时抢救,像当时那种呼吸急促的高度脑缺氧,输上氧气一定会减轻很多痛苦,或许能抢救过来!如果再给他一次这样的机会,一定会想方设法说服老娘和他一起到洛阳。近30年来,范文谦常常觉得十分自责而悲痛不已。

范文谦曾经找到有关知情人,询问母亲发病的详细过程。大家说,在他走后的第二天,母亲看到家门外打麦场上堆放的麦秸太高,几乎要碰着电线,怕孩子们爬上玩,碰着电线不安全,就赶紧到邻居队长家说知此事。在屋门口刚刚说完此事,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子瘫软得不能支持。队长赶紧把老娘扶到屋里,安顿她躺在床上,又赶紧叫来范文谦的五弟,把老娘背到家里。五弟问老娘:“娘啊,哪儿难受?”老娘还能低声弱语地说:“歇歇就好了!”听二哥、姐姐、妹妹说,当天下午、晚上,老娘还能轻声细语地说话,但是后半夜到第二天早上,老娘开始呼吸困难,不能言语,病情急速恶化……究竟是什么病魔夺走了老娘的生命?老娘直到晚年80多岁,还能步行12里路,远到彭婆镇做礼拜。不过,血压有时稍高,有时稍低,从没听说过有特别难受的感觉,自然也就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母亲的承受能力特别强,病成这个样子也不愿拖累孩子们。回想起外公晚年,也是因血压病突发,导致偏瘫、全瘫,卧床多年。血压病有遗传!88岁的老表哥晚年也有血压病。可以断定,是血压病恶魔夺走了老娘的命!

范文谦回忆说,1945年,日本鬼子打到洛阳,当时,他才4岁。听老一辈人讲,我们洛阳人是全民抗战,游击抗战,逃荒避难。舅爷家老老少少十多口人临时逃到范文谦家落脚,母亲里里外外照顾着这个大家庭的生活,毫无怨言。表姑席淑贤,当时也随家人来范家避难,后来成了一名教育家,退休后还在洛阳大学任教,她是洛阳诗词研究会副会长、《洛阳诗词》副主编,她出版的《竹韵轩诗词选》,收录了当时写的一首诗《与表侄范文谦叙旧——忆表嫂张秀英支持抗日的事迹》:

沧桑变幻鬓飞霜,提及驱倭话语长。共叙青纱掩形体,同夸表嫂爱邻邦。藏身住地遍村找,做饭修衣两手忙。秀容蓬垢晨至晚,而今夸嫂口含香。

后来,这首诗编入她2016年4月新出版的第二本诗集《竹林新韵》。

每当回忆起这些往事,范文谦都是激动不已,更增添了对母亲的回忆!你想想,如果日本鬼子、八国联军,把谁家的老人抓走了,杀害了,谁能不恨?恨,就要想方设法征服它,把它彻底赶出中国去!自此之后,范文谦就暗下决心,对天发誓:“不征服血压病誓不罢休!”

范文谦还回忆说,记得新中国成立初期,爷爷被评为县级劳动模范,带回家的奖品有药黑豆、红小豆、红宝书——《毛选》。星期天,范文谦跟着爷爷去地里学着干农活。有一次,爷爷问他:“野菊花、长寿草、高寿根,哪一种能治头晕?”当时,他哪里能回答上啊!长大后,他才知道,这是家乡父老祖传的学神农尝百草的故事。特别是在父母的晚年,老父亲更是多次语重心长地对他讲:“文谦啊!长寿草、高寿根,能治头疼、头晕,能治血压病!你们兄弟几个,你最爱读书,读书最多,你多想想办法,咋着能治好你老娘的血压病?”

童年时的记忆和青少年时的回忆,就这样扎根在了范文谦的心底!只要有了合适的条件,这种特殊的经历就被唤醒了!

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范公忧乐天下的启示

“范仲淹的陵园,就在我们村!”一说起这位范氏名人,范文谦就十分骄傲。其实,何止是范文谦!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患意识,早已经积淀成为中国传统士大夫的精神象征!那种浓烈的家国情怀,千载之下,尤令人激动振奋不已!

“范园”位于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彭婆镇许营村北边万安山南麓的向阳之地,这里背靠万安山,面临曲河水,东有祖师山,西有伊河水,西北二十里有“天下龙门第一景”的世界文化遗产龙门石窟。当地居民习称“范园”为“范家坟”。

范文谦回忆说,小时候,常跟随祖辈、父辈参加每年春季举行的祭祖大典。平时,同村的小伙伴,也经常结伴到范园先公墓前,祭拜祖宗。每逢看到欧阳修撰写的《范公神道碑》,巍然屹立于先公墓前,就使人不由得肃然起敬。碑上镌刻着宋仁宗亲书的篆额“褒贤之碑”,更令人钦敬不已!碑文中,最能撼动少年范文谦心灵的语句是:“公少有大节,其于富贵、贫贱、毁誉、欢戚,不一动其心,而慨然有志于天下,常自诵曰:‘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

范文谦还回忆说,我们有时候就爬上驮碑的龟身,坐在碑前,自觉已受到先公的感染。

范园飨堂悬挂有康熙皇帝亲书的匾额“忠孝圣贤”、“济时良相”;有乾隆皇帝御书的匾额“达不离道”;有慈禧太后书写的匾额“以道自任”,且有光绪皇帝的留印。每每仰视匾额,直觉得先公的伟大,很受启发。

幼时,范文谦常听到祖辈、父辈讲述先公范仲淹少有大志,“瓮金瓮银”不动心,“圣驾光临”不观看,“太守送餐”不品尝,而毅然“划粥断齑”,刻苦学习,“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故事。这些故事感人至深,激动着少年范文谦的童心。自幼至老,每逢见到有关先公范仲淹的书籍,他就如获至宝。后来在语文书中学习了《岳阳楼记》,连同《范公神道碑》,引领着范文谦自幼就喜爱古典文学,为后来学习研究范公和中医经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范文谦对于先公范仲淹的轶闻掌故,研究得相当透彻,他从范仲淹“良医良相”之志中得到了关于人生价值的启发。

相传,范仲淹少有“良医良相”之志,曾祈求神灵:“他时能得相位乎?”曰不行!又祈祷曰:“不然,愿为良医!”也不行!范公叹曰:“夫不能利泽生民,非大丈夫平生之志也!”之后曾有人问他,大丈夫立志做个良相,报国为民,理所当然,你怎么又想做个良医?他说,能为老百姓办好事办实事的唯有良相,能治病救人消灾造福的莫如良医。如果能做个良医,上可治君亲的疾苦,下可解除黎民之病痛,救人活命,中可保养自身健康长寿,身在民间能解救百姓疾苦者,舍良医,则未之有也。虽然历史选择范公“忧乐天下”,为国为民从政终生,但是范公酷爱《素问》,精通医理,以“医圣”张仲景为榜样,做官不忘行医,帮亲友百姓治病疗疾,倡导创办医学专科学校,在史籍中也多有记载。如范仲淹的三哥范仲温因为怄气,又多喝了酒,损伤了脾胃,范仲淹随即给送去“火丹砂”和“陈皮散”;待病情好转后又去信告知,脾恶湿,宜食焦饼养脾胃,还告诉灸气海养生,说我在南阳,灸得五百,至今得力。好友尹洙是洛阳人,患病后,范仲淹寄去“花蛇散”和药方。好友韩琦牙疼,范仲淹去信说,请用好硫磺粉调治,疼即止。范仲淹听说家乡苏州瘟疫流行,赶紧给三哥范仲温去信,告诉抗瘟疫之方和使用方法。范仲淹知青州时,当时眼疾流行,他创制“青州丸子”,抗疫消灾,百姓得安。范仲淹也很注重养生,调适心境,气功锻炼,药物调养。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整个封建王朝,皇帝的平均寿命是接近40岁,两宋18位皇帝的平均寿命是44岁,71名状元平均年龄58岁,而范仲淹在为国为民的军政激流漩涡中奋斗终生,活到了64岁,也算高寿。

范仲淹曾给韩琦去信说:“《素问》奇书,其精妙处三五篇,恐非医者所能言也。”他建议韩琦,“挪十日之功,看《素问》一遍,则知人生之可贵也,气须甚平也,和自此养,疾自此去也。”

范仲淹对《难经》也有认真深入的研究。庆历四年(1044)正月,范仲淹向仁宗皇帝上书《奏乞在京并诸道医学教授生徒》,这是一封奏请创办医学专科学校的奏章。他还建议仁宗皇帝,“特降敕命,委宣徵院选能讲说医书三五人为医师,于武成王庙讲说《素问》、《难经》等文字,召京城习医生徒听学,并教脉候及修合药饵,其针灸亦别立科教授。经三年后,方可选试,高等者入翰林院。”范仲淹还建议,私习且医道精通者也可入翰林院。

这恐怕是中国历史上创办医学高等教育的滥觞!尤其是“私习且医道精通者也可入翰林院”这一条,其开明程度和开放的胸襟,就是放在今天,也是值得称道的!

追溯到西学东渐之后百年来中医的日渐式微,对于传统文化的妄自菲薄而引起的全社会的道德沦丧,痛定思痛之后目前国家对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尤其是中医学的重视,以及目前在政策层面的不尽人意,范文谦感慨万千!这更加激起了他继承先公范仲淹遗志,为治疗血压病寻找一条新路径的决心!

先公范仲淹对范文谦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医家用药如用兵。范文谦首先从范仲淹的“用兵”策略方面,汲取了“用药”的方略。

范仲淹挂帅征西夏的故事,范文谦耳熟能详。

当时,宋军在三川口遭到惨败,大宋朝野震惊。范仲淹奉命于危难之中,他深知大宋朝廷重文轻武,将帅多更,兵不识将,将不知兵,边防部队的防御能力极其虚弱,这才导致西夏王李元昊有机可乘,扰乱边关,侵犯中原,妄想灭宋称帝。范仲淹狠抓根本,练兵御敌,重在强化边防部队的防御体系。范仲淹在延安练兵时,首创六将兵法,筑寨营田,招安羌属,攻守两策并用,搞持久战,而不轻易大动干戈,这种以防为攻的战略方针,非常奏效!西夏军队自始至终不敢轻易侵犯他所统辖的地区庆历三年(1043年),元昊请求议和,西边事稍宁

范文谦总结说,范仲淹以练代战,不出强兵鏖战,而使西夏臣服的战略辩证法思想,安边为国、安边为民和安边为天下的军事社会学思想,以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社会学思想,是指引我们精心研创治疗高低血压病的新药物、新理论、新方法和新成效的灵魂!

就这样,范文谦先生以范仲淹的“良相良医”之志为己任,在缅怀先祖的功业当中,他的“良医”之志,也得到了实现。

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血压病因病机的探索

《神农本草经·序录》有云:“凡欲治病,先察其源,先侯病机。”这是说病因病机是治病的首要因素和先决条件,血压病也是如此。

要征服高血压这个“恶魔”,首要的任务,就是先要弄清楚引起血压病的病因病机。

范文谦开始了艰苦的探索,他遍查各种医学典籍,试图从中找到血压病发病的原理。

古代中医虽无血压病的病名,但是有“眩晕”、“头痛”等血压病的主要症状。古代中医常以病症代病名,“眩晕”、“头痛”,就是我们当代中医所说的高血压、低血压、压差大、压差小、血压不稳、压差不稳等血压病共有的主要症状,也就是血压病。

《素问·至真要大论》病机十九条有云:“审察病机,无失气宜。”又云:“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胜,疏其气血,令其调达,而致和平。”《灵枢·口问》有云:“上气不足,脑为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这些都是强调气血在病机方面的重要性,在血压病方面也是如此。

《素问·至真要大论》又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肝体阴用阳,调理气血。阴虚阳亢,气血不足,都会引发眩晕。这是说肝脏在引发以“眩晕”为主要症状的血压病方面的主要作用。《灵枢·海论》有云:“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痠眩冒,目无所见。”肾主骨生髓,脑是髓海。这些是强调肝肾不足会引发以头脑“眩晕”为主要症状的血压病。

刘河间在《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有云:“凡病肝木风疾者,以热为本,以风为标,故火本不燔,遇风冽而焰。肝本不甚热,故金衰而木旺,木来侮金,故诸风作矣。”《河间六书》又云:“风气盛而头目眩晕者,由风木旺,必是金衰不能制木,而木复生火,风火皆阳,阳多兼化,阳主乎动,两动相搏,则为之旋转。”这是说肝、肺脏器失衡,会引发以“眩晕”为主要症状的血压病。

通过研读古代医学典籍,范文谦认为,古代中医对血压病的病因病机的研究,已经是早开先河。我们理应从老祖宗那里汲取营养,而决不能用现代否定古代。

今人对于血压病研究的书籍,更是汗牛充栋。范文谦从他们的研究中,也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王一冰编著的《高血压的防治与调理》(20022月版),把高血压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大类。该书还进一步研究了“遗传因素与高血压病”,但这里的“遗传因素”,尚不十分明确,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

曹志章编著的《明明白白降血压》(20041月版),在谈到高血压的确切病因时讲,“目前尚未完全明了”。但是又讲,高血压的发病与很多因素密切相关,其中最重要的有遗传因素、高盐饮食、超重和肥胖、饮酒、种族因素、心理因素等。

胡元会编著的《中医教你防治高血压》(20059月版),在谈到中医对高血压病因病机的认识时讲,中医学认为,本病可由于七情所伤,饮食失节和内伤虚损等因素所引起。

……

除了研读这些有关血压病的专著之外,范文谦还从各种医学杂志中探索血压病的病因病机。

2009年第7期《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发表李冬华、邹志东的学术论文《基于中医心身医学思想谈高血压病从肝肾论治》,认为心理社会因素在高血压的发病中起着主要作用,是诱发和加重病情的直接因素。提出肝阳上亢、肝肾阴虚、肝肾阴阳两虚为高血压的基本病机特点。

特别是《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5年第11期发表斯拉普·艾白、买尼沙·买买提、买买提哈斯木等人的学术论文《维药新药治疗高血压病的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草案)》,对范文谦的启发很大。

范文谦从文后的“参考文献”中,看到了《中药新药临床指导原则》这12个字。值得高兴的是,这个《中药新药临床指导原则》,比《维族新药治疗高血压病的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草案)》早20多年。遗憾的是,本文最后“参考文献”中所讲的《高血压病维吾尔医诊疗指南》,出台有7年之久,还没见到“中国中医高血压防治指南”。

这对中医来说,极不公平!

尽管党和国家多次强调“中西医并重”,但是缺乏具体目标、时限和措施,落实很难。科研经费、教育经费,中西医是否并重?招收学生、从业人员,中西医是否并重?医院的药房、大街的药店,中西药是否并重?时至今日,中医仍然是抬不起头,直不起腰,特别是中医新药出台,仍然是限制多,扶持少,见效慢,甚至得让小白鼠牵着鼻子走。

2006年11月,范文谦应邀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球华人名医迎奥运中华国际健康高峰会议”,并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学专家”称号。会后,范文谦在北京特意走访了《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05)》的主要参编导师,他赠给范文谦两本书。当时,范文谦询问这个“指南”有没有中医内容?他说暂时还没有,这是以后的事。当范文谦后来在《中华高血压杂志》2011年第8期上看到《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2010)》仍无中医内容,觉得这里用“中国”二字,实在是强宾欺主,强宾压主,强宾夺主!范文谦只好仰天哀叹:“老百姓人微言轻啊!”其实这个“指南”,应该叫《中国西医高血压防治指南》,因为只有西医内容,而无中医内容,所以前面他提出盼望见到“中国中医高血压防治指南”。

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在我们中国,人们已经越来越认识到,从标本兼治和整体调理来看,中医药比西医药更优越!可否预计,少则十至二十年,多则三十至五十年之后,在我们中国,中医药一定会占主导地位,西医药只能是“西为中用”。可否建议或请求,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出面,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与中华医学会参加,联合有关方面,创建以中医为主、中西医结合的“中国血压病防治联盟”,创制“中国血压病防治指南”,限期落实,认真开展工作?要郑重提出“治愈高低血压病”,“征服血压病”!若能如此,少则3——5年,多则8——10年,中国的各种血压病将大大减少,让“高血压低头”,叫“血压病让路”,“治愈血压病”,“征服血压病”将首先在我们中国成为社会现实,进而实现用中医药拯救国人,拯救世人和子孙后代的中国梦!

在遍读和精研各种典籍和论文的基础上,又是母亲患病的过程,给了范文谦以更大的启示。

母亲晚年的血压病,很有特异性。有时低压不高,高压高,压差有些大;有时高压不高,低压高;有时高压、低压都高,压差也有些大;有时低压不低,高压低;有时高压不低,低压低;有时高压、低压都低;有时高压、低压都在大众化正常范围,但压差却大。

母亲的突然病逝,促使范文谦沉住气,静下心,反省自身:我们对晚年的父母,是否缺乏应有的关心?

在为此自责的同时,他想着,患血压病的母亲,天下有千千万万,如何才能为世上的所有母亲减轻病痛呢?

范文谦遍涉医海,游刃药海,精阅古今经典,探究奥秘,吸取精华,将古今医家思想,提炼上升为新的中医学理论,再反过来指导新的中医学实践……通过这样多次循环往复的认真探索,初步形成了关于血压病的新理论、新药物、新方法和新疗效!

在长期的苦苦思索中,有一次,范文谦在夜间梦间先公范仲淹,突然灵光闪现,突发奇想,思路一新,得出结论:血压病的病因病机是血压调控系统病态化!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接下来,他将自己的理论进一步做了充实和完善!

2005年8月10日,范文谦他们的医药科技新成果《血压病· 新说新药· 妙治奇效——兼说中风偏瘫的防与治》,经世界华人医学联合总会、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科教中心、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及相关教授推荐,在香港举办的“第二届世界传统医学博士论坛大会暨世界中西医药学当代杰出人物科技成果交流大会”进行交流。经大会组委会专家及世界中医药科技学院专家评审团评审,他被授予“紫荆花杯医药学科技成果金奖”一尊,并颁发“医学博士学位证书”一份、“医学博士勋章”一枚、“论文证书”一份,而后在《大中华世界医药杂志》2005年第4期上发表。

论文开宗明义指出:高血压病魔居世界三大疾病之首,称终身疾病,会引起多种危重病发症,因而,天下医家、社会舆论、世界民众、多重视高血压,而忽视低血压,更忽视压差大、压差小、压差不稳、血压不稳等血压病……各种血压病都会引起中风偏瘫,甚至一病不起,给家庭与社会带来沉重负担,这是需要医学、药学和医药社会学研究并解决的重大课题。”这是站在当代中医的高度,在世界医药科技新成果交流大会上,首次提出“血压病”这一中医的新病名。

如果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引起高血压的病因病机是血压调控系统病态化。

2006年11月26日,范文谦作为特邀嘉宾,应邀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由世界华人医学联合总会、大中华世界医药杂志社、全国医药技术市场协会、世界中西医结合抗衰老联合会联合举办的“全球华人名医迎奥运中华国际健康高峰会议”,他们研创的医药科技新成果《血压病论治新探索——实说·仲淹血压宝·妙治奇效》,经卫生部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及相关教授推荐,大会组委会专家评审团评审,同意授予“世界人类生命科学与健康特别贡献荣誉奖杯”一尊,“名医勋章”一枚,“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学专家证书”一份,“全球华人健康顾问专家证书”一份,并同意在“全球华人名医迎奥运中华国际健康高峰会议”上进行学术演讲,交流推广,并编入《全球杰出华人医学健康科技成果通鉴》。

《新探索》进一步谈到:“从根本上讲,血压病的病因病机究竟是什么?这是治愈血压病的关键。一句话:血压病的病因病机是共性,是血压调控系统病态化。这种病态化,不单会导致高血压,而且会导致低血压,还会导致压差大、压差小、压差不稳、血压不稳等其它血压病。这个血压调控系统,是人体气血、阴阳、经脉、脑脏和生物信息等方面的综合效应。”他在这里更明确地提出:“血压病的病因病机是共性,是血压调控系统病态化”,同时进一步讲明:“这个血压调控系统,是人体气血、阴阳、经脉、脑脏和生物信息等方面的综合效应。”

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仲淹血压宝的精心研创

弄明白了血压病的病因病机,那么,如何治愈这种复杂的疾病,范文谦和他的团队,又开始了进一步攻坚的艰难过程。

范文谦的家乡洛阳万安山下的祖茔地,有种祖传的长寿草、长春根(也叫长寿根、高寿根),能治头疼、头晕,有时单用也行,有时两种合用,或与当地的野菊花、黄花苗、桑叶、山枸杞等配用,效果会更好。这比当时通行的只能用降压法治疗高血压的疗效,当然要好得多:有时能使低血压升高,有时能使压差由大变小,有时能使血压、压差相对稳定。但是,怎样才能使血压、压差更好,更长时间相对稳定?这是个极其重大的医药难题!

要研创出治疗血压病的药物,精选良药是关键。

他们发现,白术、山药、砂仁、佛手、枸杞子、当归、肉桂等,与家乡父老祖传的学神农尝百草的几十种中草药适当优选,巧妙配伍组方,治疗高低血压病,效果较前更好。有时,巧调剂量,更有奇效。

在精心研创的初始阶段,他们先是认真研创了两个基本型,1号侧重于通经络、活气血,对防治血压病合并脑中风,更有针对性;2号侧重于降血脂、降血黏,对防治血压病合并高血脂、高血黏,更有针对性。

范文谦的科研团队处于基层,根本没有条件进行小白鼠试验。他们认为,人与小白鼠的差异太大,中医药的发展,应根据自身的特点,走自己的路,不能让小白鼠牵着鼻子走。他们在探索血压病根本病机的实践中,多是一方见效,疗效逐步提高;他们的根本原则是,重在调养血压调控系统,同时对人体进行整体调养;他们的每一个组方,都是反复精心设计,每一种药物及用量,都是反复精心推敲。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实践,他们又先后研创了6个既有共性特点,又有个性特点的基本型,加上前面研创的两种,初步形成了各有特点的8个基本型,后来又进而发展为8个强化型。

为了继承先公范仲淹“心怀苍生,忧乐天下”的遗志,纪念这位范氏名人,范文谦的研究团队经过反复斟酌,将这种治疗血压病的新药,命名为“仲淹血压宝”!

王长华:心怀范公 忧乐天下

2010年8月,为适应和洛阳一家研究单位合作研发的需要,他们又精心设计研创了一个多功能联合强化型。

近两年,为适应和洛阳一家中西医结合医院联合创办“血压病专科”的需要,他们又精心设计研创了血压病合并脑中风联合强化型、血压病合并心脏病联合强化型、血压病合并糖尿病联合强化型和血压病合并肾脏病联合强化型。这每一种型号,都要经受实践的反复检验,都要让反复实践的疗效认可,即病人认可。

洛阳市棉麻公司的牛先生,55岁,患有20多年的高血压病,长期用西药控制。牛先生长期在新疆高原生活,工作紧张劳累,烟酒多,有亲族遗传性血压病,从而诱发了高血压。1999年8月16日,牛先生试用初始研制的血压宝,每天2次,每次3克。几天后,血压仍能稳定在120/80mmHg的自身良好状态。

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监察局范先生,48岁,2002年3月,因一度工作劳累,引起头晕,血压达到130/110mmHg,半年来一直用西药控制。9月份,范先生在北戴河学习期间,服用“仲淹血压宝”2号,每天2次,每次3克。之后电话随访,当即反馈:“服用几天后,血压调控良好,一身轻松,用了将近一个月,停药后至今,血压一直能稳定在130/80—85mmHg的自身良好状态!”

2009年初,在《健康报》社工作的一位孟先生,为住在山东省单县的老父亲求医。几次电话相约后,正月初十,孟先生专程来洛阳,为父亲求治高血压病。他说:“父亲的高血压在当地多方求治无效,血压怎么也降不下来。”范文谦通话问诊后,针对病情,采用重点突出,整体调养,师古创新,服用10副中草药后,将血压调理到自身较好的状态,而后再服用“仲淹血压宝”。后多次电话随访,说血压稳定,疗效较好。

范文谦总结说,我们征服血压宝的总体方略是:一防二养三治愈。“一防”是指防中有治,治中有防,防治结合,以防为主,防重于治;“二养”是指“调养”,就“调”来讲,要先把病态血压调理到自身良好状态;就“养”来讲,主要是调养血压调控系统,修复血压调控机能,改变血压病体质,使其发挥应有的血压调控作用,把血压调理到自身良好状态,且较长时间相对稳定;“三治愈”,指的是停用血压宝之后认真观察,血压一年很好,算基本治愈;能继续好到8—10年,算从根本上治愈。

2014年6月4日,“仲淹血压宝”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以“一种治疗高低血压病的中药制品及制备方法”,授予国家发明专利!

范文谦先生满怀信心地说,我们的血压病治愈大军,从开始敲响“高血压是终身疾病”的丧钟之日起,会越来越快地迅速壮大!从全中国到全世界,逐步成为百万大军、千万大军、亿万大军!我们中国人,应该理直气壮,硬起腰杆,站在当代中医的高度,在血压病治愈方面,敢为天下先!

国医大师、全国人大代表唐祖宣先生在评价范文谦在治疗血压病方面的贡献时说:范文谦“发扬范公的‘忧乐精神’,用中医药调养法,填补人类治愈高低血压病的空白,为中医药争光,为中国人争气,为世界人民消灾造福做贡献,消除后顾之忧,造福世代子孙!特别是对于众多血压病患者和基层医务工作者,犹如雪中送炭。”

岳阳楼上还有一名联:四面河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这是秉承了先祖遗志的“当代范公”——范文谦先生的精神写照!


(作者:王长华 编辑:admin)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