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云: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人生幸福

时间:2018年07月09日 信息来源:定西新闻网 点击: 【字体:

王海云: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人生幸福

一、生命价值和生活的意义

中国儒释道文化和哲学思想在中华数千年历史发展中具有核心地位。无数先哲、先贤从思想、哲学、智慧和人文等多角度广泛揭示人生的核心价值和生命的终极意义,有关人生的幸福及生活中的烦恼、痛苦,无不能够在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内涵中寻出根源、找出答案。传统文化不是守旧思维,它以“精典为要、唯变而适”,能够激发人们内在的精神活力,能够洗涤心灵,让内心强大。

人生是在生命、生存和生活之间进行各种活动的总称,生命亦称性命,是生存与生活的必需条件,在人的生活过程中不但要有物质做保障,更需要丰富的精神生活。物质是生活的基础,而精神生活是内心的需求。物质是人类最本能的需要,精神是理想的追求;人生的态度、价值观是构成人生观的基本内容;而人生观直接决定和影响着一个人的生命价值和生活意义。

人的生命意义在于它的存在价值,人的价值体现在不同层面,第一层次是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衣、食、住、行、性、情感”;第二个层次是对“理想、自信、关爱、尊重”的追求;第三层次是人生最高境界,即“实现自我价值,能力最大化发挥应用,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在道德践行方面给社会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一个人的生命在于“有理想、积极向上、有事做、充满活力地去工作,对社会有贡献,善待他人,也被人尊重”,这就是人生的完美状态和有价值的生命意义。生命的价值和生活的意义不在于活了多少岁,拥有多少财富和多大权力,而在于他自身产生的正能量和对社会的贡献。

生命价值亦称人生价值观,是一个人对社会、对家庭责任的担当。儒家文化倡导“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奠定了人生的基本定位。“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是儒家思想对人生不同境况的律条和忠告。“君子”是儒家提倡的理想化人格,“君子不仅品质高尚,且精神丰富,有崇高的道德理想,也有正确的事业追求”。孔子的《知命论》不是宿命的推演,他认为“不知命无以为君子”,是指君子应该在道德的前提下、社会公序的范围内“有所为,有所不为”。由于小人不知命,所以行为轻狂,举止悖礼、背义,不懂天地之理、人文之序和生命之意,不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使得欲望太重,生命太累。

王海云: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人生幸福

佛教劝化世人普度众生,寻求的是人性中的“真、善、美”,阐述的是解脱之道,把善行作在今世,以化解前世带给今世的不幸和痛苦,今世广积阴德,以求死后灵魂升华到极乐世界,把快乐、享福留在来世。佛经上讲到“人生为什么是苦海”,是指人的杂念太多、欲望太重,为名利负重,为欲望烦恼。《坛经》指出“圣人学佛在修心,愚人求佛不在心”,佛指出了方向,但觉悟、修心要靠自己。真正的悟性、智慧和福报是自己修来的而不是求来的。佛经上讲到“舍得”,要人明白和学会从得中失去、从舍中得到的内涵,“舍”包含着付出、奉献、施舍,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善不枉行,功不空费”。舍得是“欲将取之,必先予之”。天若不舍雨水,则不会有江河大海;农夫不舍种子,就不会有五谷丰登;人不付出努力,就没有成就的回报。佛文化中所谓“解脱”是要人们“剪断贪欲,放松心身”,你放下多少贪欲,等于解脱了多少心中的负担,要人们从欲望中、烦恼中和得失的苦海中走出来,要“知恩、报恩、知福、惜福,善待一切”,如“持富而骄、执誉而傲,会自招恶果”。

道家哲学思想认为,“宇宙间万事万物都在不停地变化”,而这个变化是有自然规律的。“反者道之动”,是指万事万物都存在于“对立”和“相反”之中,而最终得到统一,例如“高与低”、“长与短”、“前与后”、“阴与阳”、“苦与甜”、“得与失”等等。万事万物都处在变化的过程之中,一个人的作为向极端方向发展,必然会出现“物极必反”的对立效应。老子认为“人世间的邪恶、贪欲及生活中的失仁、失义、失德、失智、失信,都是由于人们物欲太重、贪心而致”。“祸莫大于不知足”;庄子更是主张“自然地发展万物之本性,反对人为的贪心和纵欲,违背大自然规律的所作所为”;荀子认为“人生而有欲,欲与生俱来,如饥而欲食,寒而欲暖……”,但强调“欲虽不可去,但可节不可纵矣”;人生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忧思悲”,“食欲、性欲、求知欲、占有欲、情感欲、荣誉欲”,如果一个人过份地贪图富贵、看重名利,会变得贪得无厌、欲壑难填,会处心积虑地巧取豪夺,以身试法,铤而走险,误入歧途。一个懂得生活而有智慧的人,懂得奋斗和节制,对权势、荣耀、财富能知时知量,若能保持已有的成就便是知足,“既能经受生活中的各种磨练,也会享受拥有中的乐趣,且能充满活力地工作,对社会公益做出贡献”。只是为了生存而活着的人和那些只知贪图物欲享受、唯利是图的人一样,是享受不到生命赋予他真正意义上的幸福。不要让财富束缚了心身,不要让权势绑架了人生。只求一份随遇而安的平和,一份积极向上的乐观,一份包容豁达的心境,这样你的生命自然就有了一定的高度和境界。

西方哲学家叔本华认为,“痛苦和幸福是人生命中的本质”;与叔本华不同的是,尼采认为“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寿命长短,而在于健康和伟大,高尚生命的价值在于创造中的奉献”,他认为“财富多、寿命长而没有奉献的生命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一个人的生命极为有限,而在这有限的生命中不利用它去创造生命的价值,而是把时光耗费在无谓的欲望追求之中,本身就是对生命价值的误读。人文主义认为,“一个人无论获取了多少财富、拥有多大权力,但如果人生观不正确,价值观进入误区而导致心态不端正、心理不平衡,照样享受不到生活的幸福”。人生通往幸福的道路不单是用财富和权力铺就的,“幸福是一种心态,是浓缩在生活细节中的心理感受,幸福很平凡也很常见,幸福与贫富无关,享受朴素的生活,多半烦恼是自寻的。”苏格拉底的弟子柏拉图认为,“幸福生活在于人们克服不良情绪”;医学认为,“不良情绪对肌体免疫功能有抑制作用,烦恼和不幸福感与人的心理状态有关,尤其是不安、忧虑、恐慌等属于心理疾病。”无论身处何境,都要保持积极、乐观和向上的心态,用理智控制情绪。人们通常所说的痛苦,是指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异引起精神上的折磨,而不是生活琐碎中的不如意。

人生的本能是“趋利避害,追求幸福”,生存规律是由“生、老、病、死”,“吉、凶、祸、福”,“成败、得失、痛苦、幸福”等各类事件构成,人生围绕着做人、做事和做学问来安排,做人是立身处世之道,做事是求生计谋事业之道,做学问是求知之道。读书、做人以明理为要,做事以诚信为要。人来世时“两手紧握”,去世时“双手空空”,人是时空长河中的旅行者,沿着人生归途最终返回原地。生活有两个明确概念,“第一是尽力争取所想得到的东西,即生活的理想”,“第二是享受已拥有的东西,即实现了价值理想”,而生活中大部分人都是朝着第一个目标努力奋进,最大的悲哀就是永不知足,对拥有的东西视而不见,不加珍惜,不去分享。“财富、事业、权力、荣耀”是追求人生价值理想的目标,但它不是生命的终极意义。在一定程度上来讲都是“身外之物”,其实生活的意义对大部分人来说很简单,就是要便于把握。“人生定位要明确,即为了生存而活着,为了生活而奋斗”。如果把追求名利作为信仰和终极目标,这样的定位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荣誉和名利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这样的名利不但带不来幸福,反而会失去理智,迷失自我,带来无尽的压力和精神负担。这正是庄子告诫的“丧己于物,失性于欲”,可以说“物质上是富翁,精神上是贫民”。金钱多并不可贵,因为财富多而贪得无厌、张狂地得意忘形;清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贫困中失去做人的尊严,放下囚徒般的追逐和执着,勇于接受追求中的遗憾、生活中的不完善。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就大业,不是所有的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风风光光,但每个人必须自信、自强、自立,担当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和完全的家庭责任,工作尽职尽责,诚信守法,你所走的道路照样给社会留下深深的脚印。只要用心去感受生活,你的生活照样丰富多彩、充满生机,感谢生活中的磨难,因为它磨练了你的意志。每一个人的生命过程是不可复制的,无论命运如何,都需要勇于面对,找到属于自己的支点。物质上的贫乏带来的是生活中的拮据,而思想空虚、精神信仰危机带来的是人生价值的肤浅。人一生中认为不幸、折磨自己的不是“清贫”,而是各种贪念欲望交织的“心苦”。名利是个中性词,无所谓好坏,关键是追逐者目的和手段不同才有了优劣之分、好坏之别。一个人追逐名利异化到“以名沽利,以财欺世”的地步,把金钱变成唯一的信仰,那这个人就变成了唯利是图的工具,最终由于五行中缺德,而德不配财,所追逐的金钱变成“祸水”,将个人淹没。“及时行乐、超前享受,在低级趣味中寻欢作乐”是西方版的人生观,只是解决了最低的生理需求,满足了感观上的刺激,无法把他与动物区别开来。

罗马哲学家塞尼说过,“如果你一直贪婪财富,那么你即使拥有整个世界也觉得不开心;即使拥有整个世界,那你一天也只能吃三餐,一夜只能睡一张床,而这些条件即便是一个挖水沟的工人也能享受到它。”拥有的越多,为其安全烦心的事更多,思想负担愈重,社会压力愈大。“愚昧而贪婪,富有而不安”。实际上个人享用是十分有限的,拥有财富,实际是替社会精心看管着,理论数字是你,而所有权并不是你,是你的身外之物。古人的《十不足》活生生地显现出贪婪者的心态和嘴脸:“终日奔波为了饥,才得饱食又思衣。冬穿绫罗夏穿纱,堂前缺少美貌妻。娶下三堂并四妾,又怕无官受人欺。四品三品嫌官小,又想面南做皇帝。一朝登了金銮殿,却慕神仙下象棋。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有上天梯。若非此时大限到,上至九天还嫌低。”

人生追求财富、权力、成功和荣誉的同时,更应关爱和珍惜自己的身体,身体健康是生命中的“一”,以牺牲健康为代价获取来的一切都是一之后的“零”。如果身体健康的“一”不存在,纵然有许多财富、地位、荣誉都,等于“零”。当人的身体由于健康问题而遭受种种痛苦时,那么再多的拥有也缓解不了病痛的折磨。只有健康常在,生命、生活才有意义。人的生命之弦是用来弹奏生活旋律的,但生命之弦不应绷得太紧,不然就会断裂!面对财富和荣誉的追逐,应调整心弦。“日出东山,落西山,乐也一天,愁也一天”,快乐的人不一定是有钱有权的人,但一定是个明事理的人,懂得珍惜自己,与心灵沟通、对话,与心灵朝夕相处、患难与共,及时安慰和抚平心灵。他的智慧在于懂得生命真谛、生活的哲理,保持理智、不迷失自我,远离浮躁,不去做金钱和生活的奴隶,而会享受生活。懂得知足和感恩,感恩者遇上祸也能转化为福。那些消极怨恨者即便遇上福,也由于不知足、不惜福而转化为祸。不要刻意地苛求什么,付出和回报是因果,而不是对等关系。把道德装在心里,把邪恶抛之身外,心身平静,身体才能健康。用圣贤教育洗涤心灵污垢,用道德规范对照自身差异,这样内心自然强大,心胸宽广,境界高远。人心如路,心胸愈小路愈窄,越包容大度越宽阔。心自由,生活就自由。老子认为,“战胜别人叫作有力,战胜自己才是强者。”只有生活中的强者,生命才有价值,生活才有意义。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内心,自信是意志的力量,战胜自我靠的是自信,强者与弱者、失败与成功之间的差异就在于意志的坚强,上天赐给成功者最大的礼物就是胸怀和意志,意志和胸怀使人境界升华,能化危为安,险中求胜。意志能控制不良情绪,胜不骄,败不馁。“知人不易,自知亦难”。自知是认清自我、超越自我,而自负是自命不凡,对他人的质疑、贬毁。人生之路不是一路平坦,现实中客观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错综复杂的现实生活中,做人不易,处世更难。要正确定位自己,要知进退,讲方式。做人居其厚、去其薄,不居其华而厚道,厚道包含着“正直、诚信、感恩、助人”等优良品质。

王海云: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人生幸福

二、感悟人生,品味生活

一个人想获得幸福很容易,而总是与人攀比幸福,那不但得不到幸福,反而会把自己变成永无休止的生活奴隶,由于盲目地与人攀比而忘了享受自己的生活。人生的完美需要“奋进、事业、荣誉、家庭、爱情、健康”,也需要“知识、胸怀、智慧和精神信仰”。知识是一面镜子,能照亮心灵,胸怀是思想境界,能升华品位,找准定位,有定力的心理使人明确奋进方向,不浮躁,不取悦别人、不讨好他人,不拿别人的长处对比自己的短处,不拿别人的不当评价或消极情绪给自己增添心理上的阴影。用不当的尺度对照自己而产生错觉,总想迎合别人,从别人的赞美中获得存在感和价值感。这样的人内心是空虚的,人生是迷茫的,做好自己的事,别人的评价、指责、质疑,只代表他的个人观点,而替代不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无论贫富、高低、贵贱,做人最重要的是精神饱满、内心充实、积极向上,活出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生活天地。只要你觉得满足、快乐,就是幸福。许多人认为别人比自己幸运,而不是自己的处境真的不好,造成心理上的失落感,心中产生了怨气,然而怨气在心中是个“魔”,搅得心中产生“恨”,这也看不惯,那也不如意,总认为社会不公,别人欠他的,这是消极的人生、病态的生活。

子夏说:“以前我在书房读那些圣贤之书中的高风亮节,非常敬仰,但一出门看到别人享受荣华富贵时又十分羡慕,内心充满矛盾,所以人十分消瘦。”既想做一个品德高尚的君子,又想贪图俗人的功名利禄,内心冲突对撞,心态自相矛盾,心理严重失衡,内分泌失调,疾病就会侵入肌体。“人格品质是心理特征,才能、胆略是智能要素”,人与人之间,胸襟、境界、认知力和意志力方面差异很大。自古以来的圣贤名人,他们的学问、智慧及事业有所成就,是因为他们胸怀宽广、境界高尚、理想明确,能够发挥自身的正能量,他们大都是从勤俭奋斗中而来,意志由砥砺磨炼而坚韧顽强。在得意之时不忘淡定和自信,在失意时保持泰然和勇气。当你春风得意时,莫让胜利冲昏头脑;当你失意痛苦时,需给心灵慰藉,莫让痛苦窒息心灵。一个人的物欲少则心智明、嗜欲深则福报浅,愿你的坚强比苦难多一点。世界上没有以娱乐、狂欢、情欲来培养和提升精神和意志的。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获得幸福的途径和心理感受大不相同,幸福不在于权势声誉、富有华丽,而在于内心世界。倒是那些生活在社会低层的劳动者,他们虽然没有获取多少财富,但却有生活的自由空间和坦然淡定。他们的人生观是简朴的,价值观是务实的,欲求是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也容易知足而又心身健康。苏东坡历经挫折与打击,他收敛心态,把心沉到低处,变得淡泊、旷达。“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是他寻求快乐的名句。外面的世界五光十色、绚丽多彩,而内心平静、淡定、坦然和朴素的日子,才是最安心、舒适的生活。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农村妇女,安闲地绣着手中的鞋垫,衣着简朴而面容安详,哼着小曲,他们对周边的繁华、喧嚣充耳不闻。在尘世最低处,他们清淡而朴素地活着,简单却也快乐。一个劳力者饿乏了吃一顿饱饭时十分快乐的心情,不亚于那些富豪们数着花花绿绿钞票的感觉;那些为生计、为子女上学求职奔波的人,一件很小的满足,不比一个腰缠万贯、开宝马、住豪宅、美味佳肴、美女相陪者的自豪而逊色。有人认为有财富和有文化的人可能很幸福、少烦恼,但事实上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有智慧、有悟性,有财富的人不一定有定力、能坦然、能淡定。他们所掌握的文化和财富无法满足占有欲和虚荣欲,而更会增加他们需求的层次和欲望的范围,陷入更深的人生误区。权势和财富带来的幸福和满足感,只是外表的光环和短暂的荣耀。在获取过大的财富和权力的同时,伴随着对于财产安全的担心,以及社会的巨变;而过于安逸的生活,则会变得生命力低下、意志消失。荣华富贵乃过眼烟云,随风飘浮。钱买不来健康长寿,财富换不来亲情和真情。人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得而复失的过程,也是一个烦恼不断的过程。当你得到这个的同时,在失去着其他的东西。得到的是看见的,失去的则是看不见的。在得到权力、财产时,产生了压力、恐慌和不安,失去了普通人的自由和常人平静的生活。当你有了成功的喜悦,就失去了无责一身轻的欢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的生命只有在勤奋和奉献的追求中,平凡的生命才能焕发生机,才能体验到精神层面的享受,感受到天堂般的快乐幸福。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平淡与平庸是有本质区别的,平淡是坦然、淡定、明志、明事;平庸则是浑浑噩噩、无所事事、不思进取。对责任的担当和对他人的关爱是智者与庸人的区别。有个盲人在晚上行走总是提着个灯笼,当有人不解时,他说:“我提灯笼并不是给自己照路,而是给别人提供光明。”爱心是盏灯,照亮别人,也照亮着心灵。这样的心境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有些人很富有,但缺乏仁爱之心,以我为中心,自私自利,弃德逐利,内心贪婪,漆黑一片,虽然终日饱食,恣意潇洒人生,但由于担心、恐惧等各种心理交织在一起,符合一个患者的“患”字,得的是患得患失的心理疾病。不明事理、不辨真伪,盲目趋从,迷迷糊糊的去信,这就叫迷信。生气、发火、偏执、偏见,两个火字加起来就是炎症的“炎”字,这样的人外表虽然风光,但内心疾病侵蚀,心理上出现了人格障碍,不但享受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幸福,反而是一种病态式的生活,欲念太重,为物所役,为名而累的人生肯定是负重而行。

王海云: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人生幸福

“人生如舞台”,人生舞台有前台有后台,每个人都在前台扮演着社会中不同的角色,这人生的后台就是每个人的家。家是生活中的避风港,家是心灵的休栖地,是精神的归宿处。和谐致祥,乖气致戾。“家和万事兴”,“夫妻恩爱,子女成才”就是幸福,“吃饭香、睡觉安、身体健康”就是幸福。幸福不全是物质上的享受,是内心的感受。只要用心去体验,随时都有,随处可见。“心安茅屋稳,性定草根香”。孔子的弟子颜回“虽然生活清贫,但也乐在其中”。人百分之七十的疾病和事业、工作不顺都与家庭不和、心情不佳有关。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拥千万资产,如家庭不和则诸事难顺,谈何幸福二字;有许多家庭虽然经济条件较差,但能够相互关爱,和睦相处,虽然粗茶淡饭但也内心快乐,家业兴旺的家庭肯定是和谐的,家庭教育也是理性的。家人是我们生命中最亲近的人,在现实中许多人忽视了尊重和孝敬最亲近的人,在生活的前台上都伪装成好人,把最好听的台词和态度都给了别人,而把外面的坏情绪带到家中,发泄和伤害了最最关爱自己的亲人,这是生活当中最得不偿失的愚蠢行为,没有亲情、感恩的生活是虚伪的。人生之苦与生俱来,幸福与痛苦都是相对而言,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幸福和痛苦。社会和生活很难公平,人生之路不可能一路平坦,也不可能一生逆境。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应该在仅有的一二如意事中寻找喜悦、营造幸福。有些人长期生活在衣食无忧、养尊处优的环境之中,如同生活在蜜罐之中尝不到甜味一样,身在福中不知福。倒是那些生活在艰苦之中的人,有一半件随心如意的事,感到快乐无比。现实生活中客观地存在着许多无法预测的因素,“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都存在着相互对应的关系。

孔子看待生活“逝者如斯夫”,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做什么虽然是宗教的命题,也是每个人必然的解题。人生每一段,无论什么阶层都要有自身的价值和生活空间,生命不能虚度,更不能空耗,不能消磨意志、游戏人生。应该抓住生命中有限的时光,努力奋斗,在不同的岗位上,做出应有的贡献,去分享生命赋予的权益,而不去懊恼失去的缘由。老舍在《艺术与木匠》一书中强调,“孩子无论贵贱,要有一技之长,自食其力”;他认为“一脑子没有国家概念,只想自己做官,贪图享受,是虚度年华,这样子好歹活着的态度是最贱、最没出息的人生态度”;“诚实的车夫强于贪官污吏”。拨开浮萍看到清水,即使身处逆境、厄运,也要坦然面对、诚信善良,不怨天尤人,不自卑而失自信。“上苍、民心自有一杆秤,世间自有公平,谁恶谁善看得分明”。一切善念善举重在发心,若是心底善良、虔诚、量力而行,钱少而功德则大;若是心怀不良、烧香拜神佛,钱财供养再多也功德薄浅。常以利人济物为处世之道,心灵慰藉,子孙受益。利人是利己,损人则损德,一句善言,一个关怀能够帮助生活中不幸的人走出困境,给人以战胜厄运的信心。“造命者天,立命者我,力行善事,广积阴德,何福不可求哉”!积德虽无人见,行善自有天知。“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人之有志,如树有根”。在荣华富贵的佳境中忍骄矜稳,沉迷贪念不生;在贫困失意的逆境中自信、自立、自强,自卑之念不存。如果心态不正、心理不平,一味地抱怨他人、怨恨社会,这种怨恨心理必然招灾引祸,危害自己,如果长期生活在这种负面情结中,等于内耗着自己生命的元气,这种人是让不良心态打垮了自己。“知耻后进”,知耻就是改过、纠错,“务要思过纠错,一日不改错,就是一日无进步;一日不醒悟,即一日不幸福”。做人拿得起,做事放得下,遇事想得通,看得开,有失有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名利福报不可两全”。不要苛求什么,不求尽如己意,但求无愧于心。智者把“权力、财富、荣耀”视为身外之物,能够保持理智,远离浮躁,让乐观的心境驱逐烦恼和失意。

商品经济潮水般的物欲横流,将大部分人的生活轨道引入歧途,打破了平静的生活,颠覆了传统的生活概念。我国本为崇尚俭朴、务实之民族,善良、勤劳、诚信的民风民俗亟应保存,西方之物质文明生活方式,我们应有借鉴、取舍。不能本末倒置,全盘西化。习近平总书记在高层内部中讲话:“改革开放30多年,经济是发展了,却把一个民族信仰搞丢了,一个国家从上到下找不到一个可以认同的价值观,这是可怕的。”“毛泽东活着,毛泽东是中国人民心中的太阳,毛泽东死了,金钱成了中国人民心中的太阳,以金钱为主导的价值观,必然出问题,都为了钱,官场就会腐败,教育也会腐败,大学成了文凭批发部,为了钱,医院不再施行人道主义,会见死不救。企业生产出低劣的产品残害大众……金钱为信仰的价值观产生出高物价、高房价、高学费、高医疗费……”我国人文生存环境的恶化就是被金钱价值观异化了传统的优良道德信仰,“学堂之上学术腐朽,官场之中腐败为患”,任凭奢侈之风、粗俗型文化大行其道,吞噬着世道人心,对世间真情视而不见、麻木不仁、善恶不分,对社会及家庭责任缺乏担当,致使当今社会面临着生态环境恶劣,污染严重,资源枯竭,物资浪费惊人等外部危机,更面临着道德沦丧、信仰危机、人性异化,焦虑、恐慌、空虚、浮躁、生活迷茫等内心危机。在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误导下拼命挣钱;有能量、有本事的人钻政策空子,搞权钱交易,利令智昏,大肆敛财,没能量没机会者对生命的不自重,做出种种坑蒙拐骗、造假行害的行径,违背天理良心,昧心地去挣钱,人人都成了伪劣假冒产品的受害者。从衣食住行中可知,人们不敢吃、不敢喝,到了“谈食色变”的尴尬地步。从宗教因果论的观点来讲,“金钱和官位都是有份量的”,儒家文化“厚德载物”,“德不配位,德不配财”者,迟早会被金钱和权力压垮、淹没的。“万物生财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人趋利爱财,这是人的本性,古人所说的“钱财要取之有道,舍之有度,用之有节”,则是金钱价值观的哲理。如果不是为了事业创造更多的财富,奉献给社会,为民众谋福利,那么你的获取超出了自身的承受力,拥有的远远超出个人生活所需,你只是个管家,精心看管着社会的财富。“积金留给子孙,子孙未必守住;积书留给子孙,子孙未必能读;积德留给子孙,最为子孙受益”。

马克思说过,“天才就是勤奋”,也就是说成功是靠勤奋努力而获得,而时下社会的不良风气是“以金钱论英雄,以挥霍显霸气,以诚信勤奋为傻气”。现实生活中人性中的劣根性特别凸显,“只知索取,不知奉献;只知纵欲取乐,不知洁身自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知耻的人少了,对文化敬畏的人更少了,而“寻找借口、推脱责任、编造理由,推卸过失的人多了。”良好的传统公序良俗在种种自我开脱中消失殆尽。“物质文明越发展,科技成果越进步,智能化技术越强”,人们普遍享受到各式各样的文化快餐,生活的快节奏、出行的大便利、信息的快沟通,而生命的价值和生活意义的内涵则越来越肤浅、空间越来越狭窄、亲情越来越淡薄,失去的则是生活的真品位和精神食粮带来的佳境。人们的精神像上了发条的时钟,被所谓的种种时尚绷得紧紧的,压得喘不过气来,生活幸福指数降到低点。在这物欲横流、熙熙攘攘的尘世中,现代人活得很累,也很烦,不论是居庙堂之高者还是处江湖之远人,我们都有必要实实在在地学一点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在浮躁的世俗之中摆脱喧嚣,享受一份精神上的逍遥。在快速化的生活节奏中,且寻一味清净的人生良剂!


(作者:王海云 王长华 编辑:admin)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