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信息来源:定西日报 点击: 【字体:


清朝末年,从甘谷县迁徙到陇西文峰的马氏家族,以传统的耕读文化教育子孙,以经商作为财富积累的根基,经过数十年的繁衍,其后代子孙中,有的考取了科举功名,有诗篇传于后世,至今仍在激发着人们的壮心;有的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革命,播火陇上,为中国革命做出了积极贡献;有的学业有成,执教杏坛,乐育桃李,笙歌绛帐,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了许多杰出的人才;有的刚直不阿,正义凛然,为官一方,解民疾苦,惩恶治霸,深得民心;有的栉风沐雨,艰苦创业,急公好义,赈灾救难,他们的事迹,至今还在当地人民群众中口耳相传,这就是——

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清朝同治年间,陕甘地区的动乱过后,陇西一带十室九空,田地大片荒芜。这时,甘谷县一带的人民,移民陇西,成为一时热潮。至今,在陇西县首阳镇一带,就有相当数量的甘谷移民,他们还保留着颇为典型的甘谷口音。在这个大背景下,原住于甘谷县礼辛一带的马氏家族,在动乱过后,马氏家族中的一位青年,肩挑着担子,一头坐着长子马运午,一头挑着甘谷本地出产的辣椒,带着妻子李氏,蹒跚来到陇西文峰,逐渐定居下来——这就是陇西文峰马氏家族的始祖。

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西发源: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

关于马氏家族定居陇西文峰的来龙去脉,以及历经几代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般的艰辛努力,家业由贫而富,终成为耕读并重,富甲一方的大族的过程,马国瑛先生在其《春波斋族谱·丁亥年全月》一书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兹概举其要如下。

马家世居甘谷县礼辛镇马家坡,此地十年九旱,居住者乃马氏一族。因历代人口增多,生活艰辛,饥寒所迫,各房为了生存,遂率子弟离乡觅生。曾祖(讳佚失)乃与曾祖母历史、大祖父(马运午)等,挑简朴之行装,至陇西文峰落脚。以咸水沟(今暖泉沟)之咸土,煮之为土盐售之,或为短工度日。数年来,辛勤俭朴,方有落脚之基。乃供大祖父(马运午)、二祖父(马运西)及四祖父(马运源)上学求知,以耀门庭。祖父(马运发)为行三,未上学,相曾祖父创立家业(马氏家族的商号“西发源”的取名,即来源于兄弟三人的名字)。后来,二祖父及四祖父辍学返家,共建家园。大祖父仍攻读诗书,数次科考,终取廪生之学位,终生未仕。民国立,家业逐渐有所增焉。二祖父及四祖父,或务农或经商;祖父以赶骡马为业,往来于徽县、成县等地贩粮,或以陇西水烟换来茶、纸等货物,家业由赤贫而逐渐有居住之宅地,亦有自耕之土地。

然立足文峰,实系外来之户,多受老户之欺凌。此时祖父们相继成家,人丁增加,曾祖父乃决定以耕读兴家,故叔伯父成年后,必送入学堂求知,将来可去乡邻欺凌之痛;力供子弟读书,乃为曾祖父之决心。故祖父们同心协力,秉承先人之遗训,再贫困而决心不让子孙为白丁。

马氏家族第二代中的商业代表人物,是马运西先生。

马运西掌理家业后,农商互济,家业日兴,开始经营水烟、茶盐等,水烟是自产自制自销。这时,马运发经营的骡帮也小有规模,经常往来于陕南的西乡、汉中等地,去时驮着自制之水烟,来时带的是茶叶、纸张等产自四川和陕南,而为当地所紧缺的货物。就这样,农商并举,面貌日新,家中人口也增加不少。随着家业的逐渐扩大,马运西力不从心,乃命侄子马元骥管理农业,命马元龙辍学,帮助其经营商业。斯时也,农商相应发展扩大,人口逐年增加,家族中开始分开居住,马元麟居住在东三十里铺;马元善居住在陇西县城,经营百货商店;马运源全家在安家门以农业为生;马元凤大学毕业后,服务政界,后加入共产党,其家多次受到当时政府的抄查。他看到家中人口众多,而读书有成者,仅他一人而已,遂带领其同辈堂弟马元骏、马元鹗、马元鹏去南京,后三人相继大学毕业,马元骏军校毕业,投身于军界;马元鹗、马元鹏服务于教育。

自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掌管马氏家族的重任落在了马元龙的肩上,这是马氏家族第三代中的商业代表人物。此时,马家的门户也变了,乡邻们和他们和善相处,往来者均系官宦学者,而当时家中居住房屋仅可暂避风雨,尤其显得零乱狭小。马元龙鉴于当时应酬之便,乃着手改建住宅。同时对原人工压榨的烟房,也改建为半机械化,并对工人住宿的条件和农业生产的设施,都进行了改善,使宅舍烟房面貌焕然一新。尤其是对工人的伙食也进行了改善,逢年过节,要增加菜肴,还要带肉和白面大馍!并责令全家老幼:对工人们必须善待之!无宅可住者,送之地基;无力婚丧者,以钱物助之成家、安葬逝者。至今,乡邻有口皆碑。百口之家,内外都依赖于马元龙和马元骥二人。谁料马元骥因病去世,马元龙失去了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家族中所有之事都落在了他一人肩上。

以上为马氏家族概略的创业史,而一个承继百年的大家族,之所以远近闻名,乃因为每一代中,都有若干位代表性的人物,他们的德行、功业,不仅是一个家族的荣耀,更重要的是,他们个人的命运,和国家、时代的风云起伏,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

马运午:诗酒唱和 文峰名扬

马氏家族第二代中的文化代表人物,是马运午先生。

关于马运午先生的生平,以故陇西文史学者戴楚石先生在其手抄本《陇西艺文志》中,曾有不多的记载。

马运午(1870——1941),字榕青,甘肃省陇西东乡东铺人(即今天文峰镇),二十岁考取进士后,旋即补廪。享廪半生,再未专攻科举。有暇,常与祁少潭(即陇西籍光绪三十年甲辰科进士祁荫杰先生,另字为少昙)唱和。著有《醉霞轩诗草》两卷(《漓云诗存》中则说著有《紫霞集》)。惜佚。

祁荫杰先生之母为兰州吴可读先生之女,吴太夫人去世后,马运午先生作有一联《挽祁母吴太夫人》:

夫循良,弟又循良。大节匹和丸,青鸟诏来仙母去;

父进士,子亦进士,孤忠继折槛,赤龙战起隐君归。

《漓云诗存》中注曰:“夫循良,弟又循良”系指,祁母吴太夫人的丈夫祁兆奎,弟弟吴之桓。“父进士,子亦进士”系指,祁母吴太夫人的父亲吴可读,儿子祁荫杰。

挽联用蓝色绫绢蘸金粉书写而成,长2.38米,宽0.38米,现藏于祁荫杰先生之孙祁光亚家中。

马运午先生存诗,由戴楚石先生抄录的仅有两首,其一为《惊闻南京大屠杀》:

忽闻吴会来彘狗,定卜中原有睡狮。

老父恨寇情靡已,和泪写成救亡诗。

戴楚石先生“作按”:此首七律,前四句,已散佚,此为后四句。

另一首为《岁寒三友》:

独有松梅竹,凌冬不畏寒。

霜天同淬砺,雪夜共盘桓。

骨格磋磨久,胸襟拓辟宽。

笑他文绣客,到此怯衣单。

戴楚石先生“作按”:凌,有迫近义;辟,有拓开义。意补。

观马运午先生仅存诗中的“老父恨寇情靡已”,“霜天同淬砺”两句,便可一窥其平生怀抱。这位气势沉雄,颇似幽燕老将的诗人的作品,至今仍然在激发着人们的壮心。

另外,据马运午先生的侄孙马国英先生回忆说,“文峰”的名称,也是源自马运午先生的命名。全国各地,建有文峰塔的地方很多,但地名为“文峰”的,则仅有陇西一地。各地建有文峰塔,取其“文运昌盛”之意,寓意中包含着美好的祝愿。今陇西文峰塔下有文峰中学、文峰小学,皆为陇上名校,人才辈出,三千俊良,一时熙攘,可以说是实现了马运午先生的良好愿望。

设想一下,壮心不已、慷慨激昂的马运午先生,和被誉为“陇上夷齐”的祁荫杰先生互相唱和的情景,那真是金戈铁马和隐逸高风的铿锵和鸣!这是何等风雅的文化盛事!百年文峰,有此两颗诗坛巨星的照耀,也不愧为是文运昌盛之地了!

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马元凤:投身革命 播火陇上

马元凤(1901——1957),字鸣一,陇西文峰镇人。1901年出生。因为父亲马运午先生善于经营,后来又从事食盐和水烟的买卖,其家境到马元凤少年时已经相当富裕。马元凤从小帮着父亲料理家务,并且酷爱读书。1917年,他上了县城东街的襄武小学。1920年至1922年,求学于兰州省立第一中学。期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浪潮冲击着他的心,他直赴北京,考入民国大学政治经济系。

大学期间,日本学者、被称为“东方马克思主义的传道者”河上肇所著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对于马元凤的启发很大。同时,他还阅读了共产党人主办的《新青年》、《向导》等书刊,于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由李大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甘肃籍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

1925年,根据党组织的安排,马元凤参加了北京学生联合会的工作,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军阀、反封建的革命斗争。1926年3月18日,他参加了由共产党人李大钊为首的中共北方局委领导的有5000多人参加的请愿活动,北京学生和市民们联合起来集会于天安门前,抗议卖国的段祺瑞政府,遭到血腥镇压。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三·一八惨案",马元凤在与军警的搏斗中负了重伤。

是年5月,张作霖、吴佩孚两大军阀进驻北京,下令大捕共产党人和进步学生。根据李大钊的指示,北京学生联合会召开会议,通过了由马元凤起草的《反对直奉军阀宣言》。后因不慎事泄,马元凤虽离开北大幸免遇难,但被列入搜捕名单,处境非常危险。迫于追捕,由李大钊介绍去广东,以国民党员的身份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军人部任干事,并负责编辑《军人周刊》。之后,又由甘肃天水籍军人胡文斗(任团长)推荐,林伯渠介绍到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程潜任军长,林伯渠为党代表)五十七团(胡文斗团)任政治指导员,参加了北伐战争。

1927年3月24日,第六军攻占南京。由于国民党的背信弃义,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疯狂搜捕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进行反革命大屠杀。林伯渠、马元凤、胡文斗离开南京前往武汉,马元凤在新编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二十九师任政治部秘书并代理主任。

1928年春,马元凤奉党组织的指示,在湖南策动六军五十五团兵暴受挫,遂被党组织派往醴陵一带搞农民运动。他与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取得联系后,奉命破坏萍株铁路。不久,程潜派来两个团的兵力进行清乡,因马元凤操着陇西口音难以隐蔽,由党组织派人作向导,离开湖南,绕道前往汉口。当时,反动势力甚嚣尘上,党的组织转入地下活动。马元凤到汉口后,无法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便投奔西北军将领邓宝珊。从此,和党脱离了关系。

1929年,方震武在安徽省任主席,邀马元凤任《安徽日报》总编辑。方部被蒋介石击溃后,马元凤又潜回南京,在内政部任代理科长,参与了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蒋活动,被派往上海联络邓宝珊。是年冬,阎、冯倒蒋失败。马元凤随汪精卫到天津,又被派往西安等地联络杨虎城、孙殿英商议反蒋事宜。后见汪精卫当上了蒋介石的行政院长,便离职在北京闲居。

1932年,邓宝珊被任命为西安绥靖公署驻甘肃行署主任,遂邀马元凤去他处任职。始任行署机要科长,后被委派为甘肃驻南京通讯处主任。

1936年,红军长征过境北上,甘肃绥靖公署派马元凤为陇西县"清乡"委员会主任。在陇期间,他曾保释过在押的原文峰苏维埃主席李虎,为地方做了一件受人们称道的事情。

“西安事变”发生后,马元凤因赞赏张学良、杨虎城的爱国之举,被复兴社分子告密,撤销其特派员职务。后在甘肃省教育厅任督学,继而又任榆中县长、皋兰县长等职。1949年8月兰州解放后,他和郭南甫等13人被兰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选为代表之一,赴宁夏和谈,回兰后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宴请和嘉奖,归来分配至国营企业工作。1951年6月,马元凤被陇西县人民法院收审,翌年经取保获释,相继到兰州一中和五中任教。此后,被分配到省政协等处工作。

1957年的“反右”政治运动中,马元凤被错划为“右派”分子。此时,他年事已高,回想起自己追求光明,又半路易辙的那段历史,和跻于国民党政坛不能也不可能有一个大展其志的环境,以及老来的政治下场,便万念俱灰,奔向了滚滚东逝的黄河……

在马元凤永远归去的22年后,即1979年,党为其平了反、昭了雪,并慰问、安抚了他的家人。历经人生坎坷之路的马元凤,当含笑九泉(以上资料引自陇西党建网《陇中早期革命的播火者》、中国甘肃网《甘肃籍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坎坷一生马元凤》和《陇西史话》)。

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马元鹏:乐育桃李 笙歌绛帐

关于马远鹏先生的事迹,戴楚石先生在其手抄本《陇西艺文志》中,也有很少的记载。

马元鹏(1912-2000),字天乙,甘肃省陇西东乡东铺人。西北大学数学系毕业,先后任甘肃省立陇西中学校长兼数学教师、省教育厅督学、兰州大学数学力学系副教授等职。著有《高等数学》、《高等数学补充教材》、《高等数学习题集》等。

戴楚石还抄录有马远鹏《夜酌》一诗:

腊月煮新酒,夜酌暗香来。

翠竹嫰芽露,红梅笑魇开。

霜染老松苍,雪落小园皑。

月下邀三友,对饮畅胸怀。

另外,其侄孙马世奎还存有马远鹏先生诗歌三首,大约作于1989年间:其一为《生日喜读琳儿海外来信》:

囊羞难买乃翁醉,

生日有酒酡颜红。

儿孙绕膝欢庆里,

宾主手谈笑谑中。

惟羡骨肉朝共夕,

那堪子息西复东。

最喜海外鱼雁到,

惹得双亲乐无穷?

其二为《忆儿曹》:

虚度七旬有六春,

堪慰折桂有嗣人。

阿珩南川辅公输,

俺玮西重离双亲。

幼琳负笈飞海外,

乃翁伏枕入梦频。

喜得玙璠留陇上,

朝夕伴此老衲身。

其三为《自嘲》:

两鬓霜雪志未伸,

生平贪杯酒千巡。

兴来常常踏踏歌,

醉后往往叨叨人。

无才偏喜打油诗,

有丝最爱做钓纶。

儿曹呼我苦吟叟,

惹得老翁笑眼嗔。

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教授罗锦堂先生在《师恩难忘》一文中回忆道:

“1945年抗战胜利后,我兴高采烈地回到陇西,准备就读兰大附中的学费。但那时家中经济十分拮据,,除了日常生活外,实在无力再负担我在兰州上学的费用,父亲及大哥一筹莫展。那时,赵心柏校长因学校闹风潮(反对县长丁玺侮辱教育界)而辞职了,那时继任者是马元鹏先生。马校长是有名的数学家,刚从外地回到中学,识多见广,对办理陇西中学,有一套他自己的理想,当时在高中部担任教学的是他自己。

“当时像陇西中学这样阵容坚强的学校,实在不多,与兰大附中相比,毫无逊色。当时高中部的那些老师,都是教中学的一流人才。既然上兰州求学的费用太贵,我就有意仍旧在陇西中学的高中部就读,可是入学考试早已考过了。马校长一听到我有意放弃兰大附中而在陇西中学就读,在第二天,立即开出一张允许我免试入学的公告。这样,我又进入陇西中学。”

虽然罗锦堂先生在该文中主要回忆的是陇西中学原校长赵心柏先生,但从文中,人们也可以大略一窥当时的陇西中学校长马元鹏先生的开明风度和人格魅力。

可以这么说,罗锦堂先生今天之所以成为享誉国际汉学界的著名学者,和他一路上所遇到的众多“恩师”的教诲是分不开的。这其中,马元鹏先生理所当然地就是其中的一位。

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马元鹗:惩恶治霸 深得民心

马元鹗(1912——1977)字剑鸣,化名啸萍,陇西文峰镇人。8岁时即随父母离开老家,另立门户。幼聪颖,有志气,发愤读书,1929年以优异成绩考入甘肃省立第五师范(即今日陇西师范学校),后转兰州一中,民国24年(1935年)转南京钟南中学插班,于1937年毕业。

戴楚石先生与马元鹗同为甘肃省立第五师范的同学,他在手抄本《陇西艺文志》中有这样一段回忆:

“余于一九三七年暑期,由甘肃省教育厅保送于南京紫藏学校肄业。初至南京,时值夜半,匆匆寻入甘青宁会馆,只一大礼堂中,电灯明亮,余入礼堂,见有一人夜读,大声问谁?剑鸣听出乡音,前来招呼。因馆中人满为患,由剑鸣引至馆外旅舍休息。几千里外,夜遇故人,乡音乡情,格外亲切,至今犹历历在目也。”

“一二·九”学运爆发后,马元鹗受进步思想的影响,曾参加南京各大、中学学生队伍上街游行示威,积极参加学生运动。上海“八·一三”事变发生后,他离开南京,到西安考入东北大学历史地理系。此时他有进步的要求,经同学介绍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阅读了进步书刊,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深入陕西渭南、临潼等地农村宣传抗战。

1938年9月,随东北大学迁校到四川,在四川新都宝光寺参加学生军训期间,经光华大学政治系一年级学生艾尔达介绍,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同年10月,又转入西南联合大学。由于环境变化,与组织失去联系。在西南联大毕业后,1942年返回甘肃,加入了国民党。任过国民党兰州市政府秘书、陇西中学教务主任兼国文教师、第八战区政治部秘书、西北行辕政治部秘书及甘肃省政府秘书处秘书等职。

民国37年(1948年)7月15日任金塔县代理县长。马元鹗目睹人民群众的疾苦,联想当年“民运”工作的情景,汲取历史上“民心不可欺、民望不可负”的教诲,在面临全国即将解放的形势下,奉行“民之所恶恶之、民之所好好之”的施政之道,曾多次当众宣告:“金塔人民身上扎有三把刀子,我要一把一把地把它拔掉!”

当时,金塔境内,一些恶霸倚权仗势,欺男霸女,敲诈勒索,坑害人民。马元鹗到职后,明察暗访,掌握其确凿罪证,惩治了恶霸吴国鼎和西坝土豪李凤栖,将李凤栖贿银200元归公,用于修建中学礼堂。

多年来,金塔征兵,总是征穷不征富,征弱不征强。马元鹗不畏强势,不讲情面,革除积弊,征粮征兵先征富豪大户,任何人不得规避;并严惩盗匪,查禁赌博及帮会活动,维持地方治安。

国民党第三补给区三三九分站的职能是运输军用物资,本有骆驼队和专项拨款,但只向群众索要骆驼饲料而不驮运,运输专款又被前任县长喻大镛和三三九分站站长刘定乾等人私分,每年向全县摊派牛车700多辆,往距金塔县城294公里处的建国营运送军用物资,往返需一月有余,牛死车破,人民苦不堪言。

马元鹗到职不久,派专人搜集资料,证据到手后,一面上告喻、刘等人的贪污罪行,一面率政府人员到三三九分站讲理,让其终止向群众征派牛车和骆驼饲料的苛榨行为。争执不下时,马元鹗率自卫队包围了该站驻地。经过一番枪战,终于制服对方,减轻了人民负担。此事深得民心,受到金塔人民的感戴。

解放前,金塔城乡,赌博盛行,再加上土匪出没,社会很不安定。马元鹗除派人暗中侦察外,自己有时穿便服,有时穿警察服,有时还扮作赌徒,亲自察访。发现踪迹后,他率自卫队抓获了土匪,封掉了赌场,没收了赌具和赌钱。当他察明帮会、赌博等活动与少数警察有牵连后,先从县政府和警察局内部清理,从而获得了事半功倍之效。

1949年,解放大军西进,马元鹗先是动摇不定,后来,武威、张掖相继解放,他深感国民党日落西山,大势已去。于是转变态度,负责维持地方治安,布置警戒,规定一切照常,不得进行破坏,对粮仓和鸳鸯池水库特别配备力量加强保护工作。

1949年9月25日,解放军一野二军军长郭鹏、政委王恩茂部队到达酒泉,马元鹗即于当日通电起义,并及时召开治安会议,商讨治安间题,要求机关员工继续坚守岗位,由商会通知全城大小商人照常营业,不得擅自停业,多次责成自卫队、警察局联合组织巡查队,轮流巡究不肖分子,稳定人心。同时,亲自写信派人到酒泉接洽。三军政治部接待后,军长黄新亭、政委朱辉照复函,于28日派七团二营九连到金塔驻守。马元鹗事先动员群众预备茶水,征集慰劳品。

解放军一到金塔县城,全城挂红结彩,热烈欢迎解放军进城。接收人员到县后,就积极进行移交、支前工作。金塔和平解放,秩序井然,深受部队首长的赞许,于是将他留任为副县长,继续工作。马元鹗衷心感激,工作更为勤勉。

1949年10月1日,马元鹗组织政府公务人员、市民、教师、学生、起义官兵和人民解放军一起召开大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并向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了致敬电。

1950年10月,马元鹗调入革大学习。1952年,参加临夏地区土改工作。土改结束后调甘肃省人民政府教育厅中教科任副科长。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1965年遣送回家。继而研究中医学,在家乡看病,有时还给有困难的人资助药费,受到群众尊敬。马元鹗文学秉赋高,诗词文章为同辈所赞赏(以上资料综合引自1990年出版的《陇西县志》第644页,1992年编纂的《金塔县志》第643页至645页)。

王长华:大变局中的文峰马氏家族

马元龙:急公好义 赈灾救难

马元龙(1907——1951),字云舫,是马氏家族“云”字辈中命运最为悲戚的一位。

戴楚石先生于辛卯年(2011)所撰的《云舫先生百年诞辰祭辞》中,如实地记录了马元龙先生急公好义、赈灾救难的事迹:

余表兄婿国瑛,与二媳阿翁国雄,来言其父百岁诞辰,乞余就所闻之事,书文以作留念。闻乡里野老,常谈其事,甚为感人,余不能辞。今就所闻之事,书文记之,望后辈勉焉。

先贤云:百年树人,教育为先。云舫先生少年进学襄武学堂,奋力学习,渐入佳境,时年十七。忽奉二伯父之命,辍学理家,永奠齐家之基。云舫首先勉励弟等努力读书,力攻供八弟元鹗、九弟元鹏,先后考入大学。毕业后,各自服务教育事业,多有贡献。云舫对弟等如斯,对侄亦如斯。

古人云:扶危济困,必获厚报。乡老有言,自云舫理家以来,历经多次凶年,尤以民国十八年严重。群众流离逃荒,村舍为墟,活人争相为食,横尸四野,惨象空前。云舫父子大力救济,活人无数。

民国三十二年,又逢凶灾,救民于水火之中,远及通渭、武山、漳县,以及陇西邻近乡村。救济不足,乃以存货送与,使其变价买粮。对灾民如斯,尤其对家中管理人员,如家贫无力成家者,帮助成家,并送宅基。乡里婚丧者,皆资助不鲜。多年以后,仍来致谢。乡里老人,至今念念不忘云舫先生。

关于齐家理业,清白无私,绝无私分大家族一分财产。如此百余口之家,从未分爨(cuan烧火做饭;灶)。偌大一家族,熙熙怡怡,如斯而已,每事绝不辜负先祖之恩情。国瑛兄弟孺慕(是指幼童爱慕父母之情,后来引申为对老师长辈的尊重和爱慕的亲切之感)之心弗裹(停止)。谨具实叙其大略,云以报父母养之恩,希后辈有望焉。

另外,邑人杨开济先生所撰《马公轶事》,也从另一侧面,记述了马元龙先生有大功于乡里的事迹。

一九四三年四月霜冻,夏禾枯死,庄稼绝收,四三年严重春荒,波及邻县,政府侧重抗日输将,赈灾推迟。其他存粮户漠视灾荒,惟独马公积极筹粮救灾,虽花费巨大,却善始善终,俾数以万计待哺者平安度过年荒。吁功苦大矣。哲人云:凡事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食尽鸟死,财散人亡,常理耳。而人之财散又死于无辜,诚可悯矣。古述齐妇含冤,三年不雨,邹衍入狱,六月飞霜。公归时,乍起狂风,土雾蔽天,异象之现,令人深思,天乎人乎?古谚有之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是谬理妄言。须看今时,政通人和,马氏一族又兴起,为国供事者上大学者连年增名,光前裕后,幸甚幸甚,公灵有知,安息九泉。

邑人陈甲三先生有诗为证:

雁过留声闻于天,人去留名传世间。

折狱三字莫须有,长使吊客泪湿衫。

杨开济先生有诗叹曰:

狂风乍起雾遮天

骤聚阴云异象现

满场送客谁不虞

面面相觑泪湿衫

马逊飞先生也有诗叹曰:

栉风沐雨创业艰

折狱罹难不惑年

坐殿阎王诌诓语

追魂小鬼奉谗言

齐妇含冤天不雨

邹衍入狱六月寒

苍天有悟终开眼

公去舫名传世间

据马元龙先生之孙马世奎回忆,2007年6月的一天,家中来了一位大约70多岁的老人,拄着拐棍,自称是陇西县永吉乡草滩村人,寻找六掌柜(马元龙先生排行第六)的后代,要替父还钱。

仔细询问后,才知道老人名叫王富忠,是永吉乡草滩村一带的木匠世家。王富忠之父是当地有名的木匠,当年和六掌柜马元龙先生关系处得非常好。当时,马元龙先生经营着马家的田地家业,耕地时,经常会有8对牛同时在田地里耕作,因此,犁成了须臾不可离开的耕作农具。由于王木匠的手艺非常好,经常为马家打造和修理犁具,所以,他有了一个很有名气的外号“王犁匠”。

王富忠老人回忆说,民国十八年和三十二年的那两次饥荒,马家拿出了大量的钱财,赈济灾民,救活了陇西周边四县如漳县、武山、通渭等地的饥民。时间长了,附近各县的粮食买完了,马家就拿出自家的财产,分给灾民,让他们自己换粮吃。王犁匠家也是吃了马家的救济粮而度过灾荒的。因此,父亲临终前,再三交待他,吃了马家的救命粮,一定要感谢人家!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找到六掌柜的后代,替他还债,以了却他一生的心愿。老人还说,自己是从草滩的家里出发,中途还在亲戚家住了一晚,走了40里多路,到处打听才找到六爷的后代的!说着,老人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包了几层的手巾,一层一层地打开来,里面装着几张面额不同的钞票,一共是一百元,郑重地交给马元龙先生之子马国瑛先生。

见此情景,马国瑛先生回忆起当年先父在世时的谆谆教诲,以及忠厚传家的种种往事,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他说什么也不肯收下老人的钱,但他最终拗不过老人的一片诚心,只好暂且收下了这份浓浓的情意!

马国瑛先生郑重地给儿子马世奎交待说,有机会,一定要到草滩去一趟,看望一下老人!这也算是你爷爷留下的恩德!这样的人现在不多了!

马国瑛先生已于2012年去世。

2018年4月5日,农历戊戌年清明节。马世奎携妻子梁玉红,以及两位友人,一同前往草滩村,去寻访当年的“王犁匠”!

草滩村位于陇西、武山和通渭三县交界之处。就在村头,恰巧碰到一位66岁的老人,名叫高秀峰。他一听是马六爷的孙子,来寻访“王犁匠”,话匣子就打开了。他说,听我父亲高正琦讲,马家当年放粮,救活了四县的人命。可是,解放后,六掌柜却遭到了镇压。当时,四县的老百姓联名写了“万言书”,要救六爷的命,可是,没有救下来!说着,高秀峰摇头叹息不已!

“王犁匠”的后代、替父还债的王富忠老人已于2012年去世。家中现在是他的儿子王继云当家。说起祖父和父亲当年和马家的交情,现在又看到了马家的后代,王继云更是激动不已。说话间,王继云的妻子已烙好了油饼,那种淳厚的香味,就和这种传承了几代人的情意一样,令人回味不已!

回程的路上,马世奎感慨地说,今天,我也是替父还愿!


(作者:王长华 编辑:admin)

新文章

门文章